“老北京吃播”引争议他们的“地道”不地道

互动作业在线使用答案

“老北京吃播”引争议他们的“地道”不地道

大胃吃播刚禁止 土味吃播又来了

他们的“地道”不地道

(四)五年内持同一本护照在同一使领馆(同一签证申请中心)申办签证并采集过指纹人员;

猴爷说自己不会做饭,对吃也没什么研究,吃的都是外卖,但是餐具都是店里的古玩,“我想带这些”。新增的粉丝,极少有人能看出来餐具是古玩的,但因为粉丝数量庞大,“一百个人里头能有一个看出来,我就值了”。

请注意,申请人须本人亲自留取指纹,如出现他人冒充本人留取指纹情况,申请人将可能被拒绝进入中国境内,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申请人本人承担。

记者: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拍小视频的?

“我家是好几代都在北京,可我说话不像他们那样,有所谓特别的北京味儿。”他认为,博主们应该发挥互联网的传播优势,多介绍比较少见的老北京特色,“现在看上去,都是豆汁、焦圈这些外地人早都知道的,而真正需要挖掘的北京特色,很少有人介绍。”

“哟,这不是猴爷吗!给您请安了!”一段标题为“老北京偶遇行礼”的视频里,一个穿着T恤的年轻人,单膝下跪给面前的“猴爷”行了个礼。“猴爷”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,但穿的却是盘口对襟衣,头戴瓜皮帽,全然不像这个时代的人。评论区里,有网友大呼“我这是穿越了吗”,还有人则是看起了热闹:“老北京人都这样吗?太地道了!”

唯有守望相助。人类的发展史是一部同大自然进行顽强抗争的成长史。科学研究发现,自然界中的病毒就有160万种之多,而我们发现的仅仅3000种,还不到千分之一。早在人类出现之前,病毒就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很多年。埃伯拉病毒、H 9N 1流感病毒,近些年纷纷侵袭了人类。就在新冠肺炎病毒肆虐期间,沙特还爆发了H5N8禽流感病毒,美国爆发了季节性流感。世卫组识在命名病毒时,禁止冠以囯家和地区名,这也是提醒我们,病毒无国别,也没有政治文化符号,它的肆虐是全人类的灾难。因此,在防御和应对病毒的战场上,没有旁观者。我们看到,在这次中国人民抗疫斗争中,得到了许多国家的支持帮助。对此我们也投桃报李,以德报恩,对发生疫情的其他国家给予尽可能的帮助。这种携手同心守望相助,是战胜病毒的根本力量源泉。

全世界人民同舟共济、守望相助、共同担当,相信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。

本报记者 孙毅 莫凡

猴爷:我拍这些已经有五六年了。一开始就是介绍古玩,介绍我的事业,拍各地收藏品。五六年下来,粉丝三万多。后来疫情期间没法出京,货也卖完了,没事干,就拍了一段在雪地里吃早饭的,没想到火了。后来我发现正儿八经说古玩没人看,就这种夸张的演绎有人看。粉丝现在涨到九十多万。

北京文化不应是装腔作势

“嗨,您猜怎么着,老北京就好这一出。就这一口,那是盖了帽了,真地道!”最近一段时间,有几位“北京的爷”,凭借老北京美食题材的吃播小视频火了,随之也争议四起。

张燕军还表示,老北京的价值取向是比较平和的,不是为了流量就博出位。

(五)十指手指均残缺或十指指纹均无法留存人员。

“这能代表老北京吗?”许多网友发出质疑。本报记者独家专访“老北京吃播”中的一位——“猴爷”,也采访了土生土长的北京市民和民俗学家,对吃播中的“老北京”,他们都有各自的看法。

还有的博主,正吃着炸酱面,别人一叫他,居然把筷子插在了碗里。“我小时候要这么干,是要挨打的!太不吉利!”还有的博主,一面介绍着老北京的习俗,一面吧唧着嘴吃饭。刘燕表示,连这种最基本的素质都没有,怎么好意思拍视频去介绍老北京呢?

“老北京吃播”引一些网友不满

这几位“爷”的视频,虽然总是在介绍美食,但吸引眼球的是他们夸张的语气和神态。不管是吃炒肝、卤煮,还是韩餐、炸鸡,他们都会用“真地道”“盖了帽了”来形容。以至于有观众忍不住调侃了起来:“老北京没有路,全是地道。”还有人把不同博主的视频素材剪辑到一起,做成了名为“老北京地道战”的搞笑游戏。

记者:您的流量已经变现了吗?

记者:您认为在互联网时代,视频风格夸张、有争议甚至争吵,是不是提升流量的必然手段?

猴爷:我在家,是个我媳妇的主都做不了的人,我代表不了任何人,对号入座不是我的事。当然,视频里面需要添加一些“佐料”,我觉得能让这些东西变得更让人接受。

我最担心的,是年轻人看了视频,以为老北京人说话做事都是这样,其实根本不是。

同样在胡同住了几十年的老北京刘燕,对于这些视频也是嗤之以鼻。“先不说视频的风格有多夸张,多脱离现实,就连里面展现的理儿和规矩,也有好多是错的。”比如,其中一个博主拿糖油饼蘸炒肝吃,这在刘燕看来就“很不地道”。

“我无意间看过这些视频,我觉得,老北京的文化不必拘泥于这些形式,而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追求。”北京民俗专家、美食家张燕军说,北京真正的文化精髓,是一种包容,“不管是饮食、礼仪还是说话方式,我个人认为,真正地道的老北京,绝不是装腔作势。”

“我最担心的,是年轻人看了视频,以为老北京人说话做事都是这样,其实根本不是。谁没事天天这么说话?流里流气的,跟痞子一样。”至于视频里老北京提笼架鸟的状态,在工厂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尹说,身边的北京人,“还是踏实肯干的多”。

在朝阳区高碑店一个民俗文化园区内,记者看到了猴爷小视频里经常出现的那个小桌。天冷风大,小桌上满是灰尘。就在小桌后面的小店里,猴爷正接着电话。“欢迎欢迎,我这马上完,你们先看看。”这时候的猴爷,说话语气和小视频里不一样,没有故意拿着腔调。

对网上的讨论、批评甚至攻击,猴爷说自己不在乎,而且猴爷这个形象、服装、腔调,“有演的成分,绝对有。就像看电视剧一样,有人喜欢发弹幕骂里面的角色,我就笑笑。”

截至目前,加拿大境内已经发现了5例感染者,其中3例在安大略省,2例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。(总台记者 张森)

记者:可不可以说“猴爷”是一个人设,是一个演绎的角色?

猴爷:肯定是,没有争议就没有热点,没有热点就没有人参与,这是我个人的观点。

这是一家古玩店,猴爷本行就是做古玩生意,而且主要销路是网络。等挂了电话,猴爷拿手机翻他最早的视频。“一开始都是这样的,介绍我自己的工作。”视频里,猴爷在介绍文玩常识,一股“国宝档案”的气息,没有现在经常用的“盖了帽了”。数据显示,每个视频只有七八万人次观看量。不像现在“老北京地道战”,每次都有几百万人次观看。

看这些视频非但没让我喜欢上北京,反倒让我有了一种“因为一个人讨厌一座城”的感觉。

“做什么总得做好吧,我也是后来才明白小视频应该怎么做。”他说,必须要让观看者产生分歧,“太平淡,真没人看。”

“这不是在宣传老北京,这是在抹黑老北京!”72岁的尹宏林显得有些生气。老尹从小在胡同里长大,平时街里街坊见面,打招呼都是客客气气的,语气也比较平和。而在视频里,这些博主跟别人说话,要么吊着嗓子,要么拿腔拿调,这让老尹十分无奈。

这样的吃法真是北京文化?您靠哗众取宠得到点儿流量,却糟蹋了北京上千年的东西。

老北京的文化,不必拘泥于这些形式,而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追求,绝不是装腔作势。

唯有主动担当。灾害的降临,既有规律可循,也有相当的偶然性,什么时间来、从哪里开始降下来,有时我们无法改变,我们能做的,是挺身而出、勇敢面对。这次疫情发生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同各国领导人通电话,表明中国人民的决心和态度;中国每天都向全世界发布抗疫进展情况,以公开、透明、坦诚的态度展现责任担当,“既对本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负责,也对全球公共卫生事业尽责”;克服自身困难,对日本、韩国等国家给予技术、物资上的帮助。世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这样说:“中国赢得赞誉实至名归,我们看到中国采取了扎扎实实的防控行动,减缓了疫情扩散速度。”“中国所采取的举措不仅是在保护中国人民,也是在保护世界人民。”

最让刘燕生气的,是一些博主“自己发明”的老北京吃法。一位博主称,“老北京烤鸭讲究武吃”,说着就把甜面酱抹在了整只烤鸭上,抱起鸭子直接啃了一口,之后还拿起荷叶饼擦起了嘴。刘燕表示,说到“武吃”,老北京的炙子烤肉倒是有一种武吃的吃法,但从没听过武吃烤鸭。“这也太恶心了,哪儿有这么吃的?”

(三)持公务护照赴驻华使领馆常驻人员;

现在,猴爷已经在视频里带货,卖食品。他坦承自己这一年来,因为小视频的火热传播,已经有了收益。他不否认自己红了,但是没扔下本职工作,因为忙着古玩生意,最近的视频反而少了,“我们出来干活,不就是为了挣钱,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吗?做小视频挣钱,我承认。视频里带货,是人家出钱请我,是生意。”

(二)持有外交护照或符合中国外交、礼遇签证审发条件人员;

受其影响,一些明显是其他省市的博主,也想分一杯“老北京”的羹。有博主操着纯正的东北话介绍从未在北京流行过的“老北京特色美食”,场面既滑稽又尴尬。

唯有同舟共济。“当其同舟而济,遇风,其相救也如左右手”,出自《孙子﹒九地》,警示的就是不同国度的人遇到危险应该齐心协力,共克时艰。既然已经“同舟”,那么只能休戚与共,共同面对大自然的挑战。我们70多亿人生活在一个地球村,每一个人都不可能独善其身,游离于这个共同的大家庭之外。在现代社会里,物理隔绝的藩篱无法阻挡人们日益密切的交互行为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:“让世界经济的大海退回到孤立的小湖泊、小河流,不符合历史潮流。”经济活动、政治活动、文化活动如此,对抗自然灾害、对抗疾病等人类共同敌人亦概莫如是。开放的中国站在时代的前沿,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思想,是对全世界各国人民的庄严承诺和热情召唤,没有各国人民的团结携手、合力挥桨,世界这条航船,就不可能迎风远航。

记者:看了视频之后,很多网友表示不理解,北京网友也表示“猴爷”说话、吃东西的方式不能代表北京人,您怎么看?